【旋轉吧,青春──藍色大門】

藍色大門 

  『我叫張士豪,天蠍座O型,游泳隊吉他社。』

  這股吶喊教我拉回青澀的十七歲。那時的我,穿著一身標準秩服,頭髮整齊得呆板,臉上浮著幾顆熾紅的青春痘;生存在公車的排氣管後頭和眼神冷傲卻在我心上浮現溫暖的初戀情人之間。

  看完電影,深深回想,十七歲的初夏,我到底做了什麼?除了每天到學校實習,忙碌於和蚊子玩著追逐遊戲之外,我還做了什麼?真是渴望也有這樣的輕淺愛情輕叩我的心門。

  藍色大門,擁有三個可愛的主角,交織了一段活潑於紛擾匆忙的台北市的優雅愛情小品,我不想定義為「清新」,那太俗套了,我喜歡說它──優雅。孟克柔(桂綸鎂飾)一個既強悍又脆弱的女孩、林月珍(梁又琳飾)一個既可愛又任性的女孩、張士豪(陳柏霖飾)一個既開朗又自信的男孩。故事裡只有三個主角,此片沒有太多的配角,簡單又實際的表現,意味著愛情三角關係的世界裡就只容得下三個人,甚至可以說──只能容下,三個人。這是我喜歡藍色大門的原因之一。

  易智言的編劇「手法」,很日本。主角們的對話和眼神交集等等,彷彿把所有浪漫與純真都收錄進去了。雖夢幻,可是沒有遺漏真實存在的殘酷,這也是我喜歡藍色大門的原因之一。編劇手法雖然很日本,但是拍攝手法日本電影卻無法比擬。對白的設計,也十分令人印象深刻。張士豪自我介紹:『我叫張士豪,天蠍座O型,游泳隊吉他社。』,這句不斷重覆說著,像把斧頭一直往孟克柔堅定愛意的心門擊去,張士豪花了好大的力氣以為使蠻力就可以一步步向她靠近,卻沒發現,這扇門,其實只要在午後三點陽光表示親切時,輕輕推開便可。

  電影中每一個畫面,每一個表情,每一句對白,在我眼前不停輪轉播放著。那也曾是我們做過的吧!看似清淡的表白,天知道是要花上多大的勇氣啊。月珍收集士豪的隨身物品,「原子筆」的愛情理論,尤其可愛、把士豪的面具戴在克柔的臉上,慢慢移動腳步,彷若身邊響起夢中曾出現過那首抒情歌曲、月珍用克柔的名字寫情書,為了保住愛情的顏面,卻忽略了友情的可貴,同時也傷害了克柔。在游泳池大叫著──『張士豪,你有沒有女朋友?我有朋友想要認識你啦!』、面對著冷酷的克柔,羞澀的抓抓臉頰,說出──『我就是要追你啊!』、在海邊問著──『你想不想吻我?』、士豪在禮堂說的──『我小尿都是分岔的,從來都不是一直線的』、在紅綠燈前說的──『我贏了』『如果妳開始喜歡男生,妳一定要第一個告訴我』……這些都一一書寫進我的腦中記憶體。

  不過最令我印象深刻的是──

  在中廊士豪和克柔用腳尖摩去黏在地上的情書,好似跳著踢踏舞,微妙的情感也在那時開始蘊釀。

  士豪唸著克柔遞上的情書呢喃情書內容時的表情,初見男孩接獲愛情宣言時的青澀與滿足。

  在禮堂裡的相互推擠──一個試圖安定,一個試圖掙脫,指的是心。最終,兩個人都放棄;放棄糾纏後,迎接的是滿山滿谷的美好。

  最後,追逐著士豪花襯杉克柔心中所想的口白。愛情是要懂得推開那扇藍色大門後,才算是真正的成熟。

  這,都是縈迴在我心中久久無法散去的畫面。

  結局到底該怎麼解釋?朋友曾跟我說:「看不懂!沒有結局。」心中慶幸著,導演並沒有交待結局,不然一切都失去了意義。相信結局就在每個人的心中。我的心中也有一個…


  狂熱份子,我常為自個兒這麼定位。每當聽著藍色大門的原聲帶,我就又再愛上藍色大門一次;每當看著藍色大門的VCD,我就又再愛上陳柏霖一次。陳柏霖在此片的表演可圈可點,值得誇讚。

  再次推荐,這部優雅的愛情小品──藍色大門。


Cindya
二○○四.三.十五
午後 三時○五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雷辛 的頭像
雷辛

雷辛的電視大人頻道

雷辛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